宽容,生活中最甜的甘蔗
发布时间:2018-08-27 07:00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西南联大时,物质日子上,大师们简直走入绝地,以至于这些彬彬有礼的夫子,教育之余,不得不扔下纸笔,为日子奔波忙碌,显得很是慌乱难堪。 但是,他们落魄,却不失达观宽厚。

  西南联大时,物质日子上,大师们简直走入绝地,以至于这些彬彬有礼的夫子,教育之余,不得不扔下纸笔,为日子奔波忙碌,显得很是慌乱难堪。

但是,他们落魄,却不失达观宽厚。

一次,一个乞丐,在街上遇见个披着披风的人,忙拦住,想讨几个钱。那人回头通知他,自己是西南联大的教授。乞丐一听,撒腿就跑道:他们,但是比我还穷的。

大师回去,津津有味,叙述着自己这段传奇,引得其他大师捧腹大笑。

这人,就是朱自清。其时,他的衣服被当,没啥御寒,就弄了件马帮披风,斜披身上,很有种大侠行走江湖、爽快恩仇的风姿。

另一位大师,日子更苦。

这人就是文学史家、楚辞研讨专家游国恩。

日子,可不论大师不大师,照样困扰他,挤兑他。他虽满腹离骚,肚子却咕咕乱叫,直发怨言。

为了省钱,游国恩带着家小,搬运乡间,租住几间破屋。云南当地,云雾旋绕,终年多雨,一到春秋,细雨绵绵,数天不断。房外下大雨,房内下小雨,苦不堪言,因而,他的书桌处处搬运,自己戏称自己为游击队。

他所住的当地,叫龙头村,离城二十里,每次上课,进城下乡,一趟来回,就是四十里,气喘吁吁,疲惫不堪,他却笑称,自己在免费训练。

游国恩不问家事,家有贤妻,早晨开门,柴米油盐,自有夫人安排。自己躲进书房,钻入楚辞,摇头摆尾,长吟短叹,眼不斜视,目不窥园,一篇一篇论文,随之写出来,业内人士读了,拍案叫绝,赞叹不已。特别《楚辞概论》一书,鲁迅保藏,做为自己《汉文学史大纲》的参考书;郭沫若称誉,此书是离骚研讨最好者;一向自豪的闻一多,多年之后,充溢感谢地道:此书最早启示我读《楚辞》。

但是,西南联大时的游国恩,和朱自清相同,日子非常困顿,不得不脱离书桌,为肚子奔波,为日子忧愁,薪酬一发,兜里一揣,立刻钻入集市,满头大汗,买米买面。

一次,刚发薪水,他拿了钱,高高兴兴,就去了粮店,买下两袋米,傻了眼,没办法背回家。好在,一回头,看到个挑夫,忙拦住,讲好价钱,请代为挑送。

挑夫容许了,挑起两袋米就走。

大师在后面紧跟着,走着走着,一个楚辞问题,俄然蹦出脑际,脚步逐渐慢下来,一边走,一边吟哦着,平平仄仄的,蛮有神韵,也蛮有诗意。

其时集市上,人来人往,比肩接踵。

  。挑夫回头看看,大师不见了人,再想想自己家里,现已揭不开锅了,儿女嗷嗷待哺,所以,挑着两袋米,一回头钻进人群里,失去了踪影。

大师想罢问题,才想起米来,忙抬起头,面前,没了挑夫,没了两袋米,只要自己傻站在那儿。

米丢了,回家,得给夫人一个告知啊。

大师挠挠脑袋,眼睛一眨,计上心来,走到个甘蔗摊子前,掏出钱,买了两根甘蔗,扛在肩上,气昂昂走回去,必恭必敬,献给夫人。

游夫人眨着眼,闹了半响,醒不过神来,问道:米呢?

大师并着脚,低着眼,轻声道:挑夫挑着。说完,看夫人四处望着,在寻找着,忙通知她,不必找了,人家趁自己不注意,挑走了,这会儿大约已到家了。

游夫人急了,通知他,快啊,报警啊。但是,大师不去,这会儿很刚强,站在那儿,文风不动,原因很简单,用他的话说,他们家需求米,这个挑夫比咱们更需求,否则,他怎会这么干?

游夫人听了,无法一笑,接受了他的甘蔗,也接受了他的主张。

这段故事,后来,在联大传开,也成为一时笑谈。

一个人,在遭到别人损害时,首要不是恨别人,而是设身处地,想别人所想。这,是大爱,是宽恕。

一个人,在日子绝地中,仍把苦难当趣味,这也是一种大爱,一种宽恕。

这样的宽恕,是人生进程中最甜的甘蔗:日子越苦,甘蔗越甜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